<video id="mfngb"></video>


  • 行業動態

    SAEJ3061指南助力網絡安全策略制定

    2018-12-22 23:50:42 157

    在華盛頓特區召開的SAE 2017 政府/行業大會(SAE 017 Government / Industry Meeting)上,“如何實現智能城市”這一專題討論的嘉賓們正在就一個觀眾的提問進行討論。圖上從左至右為:ReubenSarkar,來自美國能源部;ChristopherHart,來自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Carla Bailo,來自俄亥俄州大學;Ian Yarnold,以及John Augustine,來自美國交通部

    美國環保署(US EPA)于今年3月14日宣布重新開展溫室氣體排放標準的中期評審,這是近期所發生的可能對汽車行業造成重大技術影響的一大政策事件。而其他重要事件都在上個月于華盛頓舉辦的 SAE 政府/行業大會(SAE Government / Industry Meeting)上進行了廣泛的討論。這次大會與華盛頓車展同期舉辦。

     

    會議邀請了眾多政府、行業和學術界的技術專家與政策專家,共同探討自動駕駛、無人駕駛、網聯技術和交通運輸等領域中出現的新趨勢,及這些趨勢將對今后的監管、立法、測試方法和技術實踐造成哪些影響。

     

    接受《汽車工程》訪問的與會嘉賓們表示,網絡安全、法律責任、頻譜共享與國際標準合作,以及未來“智能城市”中的按需出行、共享出行與多式聯運等新趨勢,也是大會的討論重點。

     

    按標準行事

     

    在整個會議中,與會者們都對網絡安全這一話題表現出了高度興趣,而這一點并不意外。負責大會技術分會的SAE車輛標準項目技術專家Tim Weisenberger如是說,“您的電腦死機或許最多就是丟失一部分數據,但是如果您的網聯汽車死機那這將會讓你丟掉性命,這完全是兩碼事。

     

    《SAE J3061 信息物理系統安全指南》的出臺,是專題討論與對話環節高度關注網絡安全問題的另一個原因。擔任SAE汽車電氣系統安全委員會主席的通用汽車高級汽車研究員Thomas Forest指出,汽車行業與其他利益攸關方已經開始研究指南中的建議措施了。

     

    J3061文件中定義了一個結構性的工作框架,“以幫助相關各方制定一個網絡安全流程框架,指導如何建設安全要求極高的計算機系統?!盕orest解釋道。

     

    Weisenberger指出,編寫J3061指南的SAE網絡安全委員會使用威脅評估方法(即回答“最脆弱的環節在哪里?”這一問題)來確定網絡安全風險的嚴重程度,接著對其進行排序,并描述詳細的對應方法。J3061“是一個起點,人們可以根據這一指南來制定汽車與其他互聯數字系統的安全流程。J3061提供了一種將安全評估用于所有研發階段的方法,即從一開始便將信息安全納入系統研發之中,這樣既能提升效果,又能降低成本?!?/span>

     

    這種想法“與IT開發的習慣做法截然不同。IT領域的信息安全問題,往往都是后期才考慮進去的,” Weisenberger說。



    華盛頓車展“交通對話(Mobility Talk)”專題討論中的一場,主題為美國政府制定的汽車行業政策與法規

    標準的全球統一

     

    Forest和Wiesenberger還指出,國際標準制定機構(ISO)對J3601同樣表現出了越來越大的興趣。SAE和ISO近期共同建立了一個網絡安全標準國際工作組,“這是兩家機構首次開展合作。”Forest說。

     

    一位要求不具名發表觀點的英國交通部官員表示:“我們需要全球統一的汽車安全標準,就這一點各方已經達成了共識?!彼瑫r透露,這個由ISO、SAE和其他標準機構共同參與的工作組,將致力于在網絡安全、數據保護和軟件更新管理等方面確立全球統一的目標與方向。

     

    這一工作組將在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之下設立一個論壇,以探討全球汽車規范統一的問題。到2017年底,該論壇將決定究竟是以決議(指南)的形式,還是以規范的形式來引領網絡安全的發展。



    Mobileye和Lyft等新興公司代表在華盛頓車展上探討未來趨勢

    按需出行

     

    除了網絡安全外,另一個議題也成為了會上技術討論的焦點,那就是“常常競爭激烈的新興出行方式,”大會分論壇聯合主辦方代表—豐田能源與環境研究經理William Chernicoff指出。該議題主要關注Uber、Lyft及其他非傳統的業者“模糊了交通運輸市場界線”,它們的出現推動了政策法規制定機構出臺與傳統模式下不同的法令或技術要求,使法規走向變得不確定。

     

    當公司的盈利產品從汽車變成了里程、出行服務和體驗,這對法規和監管機構而言意味著什么?Chernicoff列舉了多個需要考慮的問題,比如怎樣確保此類非政府搭建平臺的安全可靠性,以及怎樣確保低收入市民依然可以使用出租車等等。

     

    此外,科技的迅猛發展,同樣敦促著監管機構、立法機構、行業企業和其他利益方思考解決政策制定與執行問題的新方法。比如說,有一種趨勢認為基于市場的自發性行業協議可以得到更多應用,而非像過去一樣僅僅依賴政府法規。

     

    而在能源和綠色技術方面,與會者普遍擔憂的一個問題是,盡管政府實施了多種激勵政策,但電動汽車的銷售增長依然十分緩慢。

     

     “比起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型,消費者更愿意選擇同等規格的非插電式混合動力車,這對于電動汽車市場而言意味著什么?” Chernicoff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把a貼與稅費減免政策究竟是確實推動了電動汽車市場發展呢,還是根本沒有起到作用?”

     

    作者:Steven Ashley

    來源:SAE《國際汽車工程(AEI)》雜志

    翻譯:SAE中國辦公室


    注:

    • SAE J3016 ?《準道路機動車駕駛自動化系統分類與定義》

    • SAE J3061? 《信息-物理融合系統網絡安全指南》


    oidgrαnny日本老熟妇